泡泡瑪特要上市!盲盒經濟一年營收16億

來源:中國新聞網時間:2020-06-05 08:58:02

“泡泡瑪特赴港上市!”看到這條消息,不少人第一反應:“泡泡瑪特是啥東東?”

潮流玩具公司泡泡瑪特是靠著“盲盒”名聲大噪的,“盲盒顧名思義,就是買的時候不能拆盒,付了錢才能拆開,知道里頭是啥。”有人這么解釋盲盒的玩法。

這個小玩意兒能撐起一家上市公司?

泡泡瑪特的“盲盒經濟”,一年營收16億

泡泡瑪特的一個小盒子里裝著不同樣式的玩偶手辦來按系列售賣,每個系列約有12個款式。近期,瘋狂吸粉“95后”的泡泡瑪特確實靠著潘多拉的盲盒赴港上市,泡泡瑪特向港交所遞交的招股書顯示,2017年至2019年,該公司的營收和凈利潤呈現持續上漲的勢頭。

上述報告期內,泡泡瑪特分別實現營收1.58億元、5.14億元和16.83億元,后兩年增幅為225.4%和227.2%,凈利潤分別達到156萬元、9952萬元和4.51億元,2018年和2019年的同比增幅高達6119%和353%。

“盲盒這玩意兒,和80、90后買公仔面集水滸,集西游人物一樣,誰也不知道你的零食袋里那張卡是啥,但就圖有得吃還有得玩?,F在的盲盒更過分,除了好看好玩,連口零食都沒有啊。”有人認為抽盲盒是交智商稅。

但也有人認為,“盲盒玩的就是打開后才知道是啥的刺激和心跳。”“人生就像一盒各式各樣的巧克力,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塊將會是什么口味。”《阿甘正傳》里有一句話,最符合盲盒帶來的感受。

泡泡瑪特在資本市場上的表現一定程度印證了潘多拉盲盒的吸引力。天眼查顯示,自從2010年在北京歐美匯開出第一家零售店,迄今為止泡泡瑪特已經獲得了8輪融資。今年4月,泡泡瑪特剛完成Pre-IPO輪融資,金額超過1億美元。

不過,泡泡瑪特也經過一段時間的低谷。2017年1月,泡泡瑪特在新三板上市,但在2019年4月終止掛牌,掛牌僅2年。且數據顯示,截至2016年,公司曾連續三年虧損。2014年、2015年、2016年1-5月,泡泡瑪特營收分別為1703.21萬元、4537.53萬元、2942.61萬元;凈利潤分別為-277.29萬元、-1598.04萬元、-2483.53萬元。

而扭轉局勢的關鍵,就是泡泡瑪特引入了盲盒玩法。“曾經買了將近一百個,收集完成套的,還想要隱藏款和限量款。”有消費者表示,買起盲盒完全停不下來。

重磅IP Molly形象扛下3成收益

最讓人停不下來的,是泡泡瑪特自主開發的Molly系列。

Molly為香港藝術家王信明設計的形象。之前由于制造成本限制和有限的商業機遇,Molly玩具的銷量和經銷一直維持在規模較小的水平。2016年,泡泡瑪特推出了首個“Molly Zodiac”盲盒系列,而后,Molly成為泡泡瑪特的招牌IP。

在招股書中,泡泡瑪特也坦承,從Molly獲得很大一部分收益。截至目前,公司運營有85個IP,包括12個自有IP、22個獨家IP及51個非獨家IP。其中,Molly被定義為重磅IP,基于其形象自主開發的潮流玩具產品的銷售額分別為4101.9萬元、2.14億元和4.56億元,分別約占2017年、2018年和2019年總收益的26.3%、42.6%和27.4%。

泡泡瑪特在招股書中表示,未來的增長、盈利能力中,有一項就是取決于開發或獲得新的IP。這意味著,Molly之后,還需要有“后浪”來扛起大旗。

公司在招股書中表示,公司并無法確保Molly的受歡迎程度能一直保持在其現有水平,如果Molly受損害或未能保持其目前對消費者的吸引力,則將面臨沒有替代品的困境。此外,IP授權協議的期限亦可能構成風險,因部分產品根據授權協議開發,授權期限通常在1-4年,其中有的不會自動續期,屆時不再有權出售產品,可能對業績造成不利影響。

該公司現有的85個IP中,自有IP包括Molly、Dimoo、BOBO&COCO、Yuki等,但即使從2019年數據看,后三個IP銷量僅占總收益的5.9%、1.5%、1.4%,而自有IP的銷售占公司總收益的37.2%。

這樣看來,泡泡瑪特在尋找“后浪”上還得加把勁兒。

想做中國迪士尼,卻陷抄襲風波

為了推廣IP,泡泡瑪特確有發力,其在廣告及市場推廣開支連年攀升,2017-2019年分別投入260萬元、1070萬元及4680萬元。

不僅如此,泡泡瑪特還以迪士尼為標桿,全球范圍內能夠將IP運營成熟化運作的企業中,迪士尼可謂佼佼者。

“我自己覺得五年以后,我們有可能是國內最像迪士尼的公司,但是最像迪士尼不代表我們會像它一樣去拍電影,而是我們也將成為一個擁有多個IP的大型集團。迪士尼是通過電影這種藝術形式讓IP走進大家的生活,我們則是通過我們自己的方式讓IP為大家帶來美好和快樂。”泡泡瑪特CEO王宇曾表示。

泡泡瑪特在招股書中也表示,將進一步提升藝術家發掘及IP創作和運營能力。但遺憾的是,泡泡瑪特的IP數量難以與迪士尼匹敵,甚至還曾陷入抄襲風波。

2月8日,泡泡瑪特新品AYLA動物時裝系列面市。但有消費者稱,該系列盲盒疑似抄襲知名娃社“DollChatueau”娃娃城堡產品。

2月13日,娃娃城堡發表聲明,希望其下架有關設計雷同商品以及召回已售商品。2月18日,泡泡瑪特發表聲明致歉,承認AYLA動物時裝秀系列個別款式設計過程存在問題,并承諾下架有關設計雷同商品以及召回已售商品。

此外,泡泡瑪特還被質疑存在產品質量問題。黑貓投訴平臺上,泡泡瑪特的投訴量就已達上千條。2019年7月,曾有網友稱,甲醛測量儀自測出家里收藏的Molly玩偶甲醛含量超標,甚至有的IP娃娃甲醛含量超過安全標準6倍多。

不過,泡泡瑪特方面表示:“產品出廠前已通過國際認可的檢測機構認證,符合中國國家標準-模型產品GB/T 26701-2011的安全及質量標準。”

“創造潮流,傳遞美好。”“成為全球領先的潮流文化娛樂公司。”泡泡瑪特這樣描述自己的使命和愿景。目前,愿景能否實現,潘多拉的盲盒是否能變成印鈔機尚未可知,但投資者能抵御住潘多拉的誘惑嗎?

你又為泡泡瑪特赴港上市貢獻了多少盲盒?(彭婧如)

責任編輯:FD31
上一篇:轉板制度正式落地 新三板改革按下“快進鍵”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信用中國

  • 信用信息
  • 行政許可和行政處罰
  • 網站文章

大发体育